你認錯人了文/晴朗陽光(愛爾蘭的雪club.xilu.com/erinsnow)民族大學門口的修鞋鋪生意不怎麼火,修鞋的瘸子因為腿腳不方便一到雨天還不出攤,這讓想照顧他生意的學生很多選擇了隔壁不遠的修鞋鋪,人家老兩口嘴會說加上幹活手腳麻利,而他修鞋的動作總是慢,所以又失去了一幫急性子的顧客,一個月下來,瘸子只能掙到養活自己的口糧而已。"多少錢?"那個女學生問他,她身上的服飾是傣族的,傣族的女孩子很好看,好多姑娘都有酒窩。瘸子把補好的球鞋遞給女孩子,衝她笑了笑:"1塊!"女學生把錢給他了,然後穿上離開。瘸子一直看著她的背影,女學生走了幾步後也回頭看他,他忙低下頭用粗糙又黑乎乎的手把零亂的線裹緊了。一周後,女學生的另一隻鞋也壞了,她依然來到瘸子的鞋鋪前坐下。瘸子細緻的為她補著鞋,一邊補一邊瞅她,女學生盯著他的臉看著,他今天又忘了刮臉,重要是該換把刮鬍刀了,地攤上的貨小型辦公室好幾回劃得他下巴幾道血口子,所以能不刮的時候他寧願留著。理頭髮的也開始收5塊錢一次,還是洗最便宜的洗髮水,瘸子不到沒有辦法了是不願意花5塊錢去理頭髮的,他只有任由頭髮蓬亂的邋遢。這鞋的口子像是什麼東西劃破的,破處很齊整,瘸子下意識的看了看女學生的腳,那腳面還好沒有劃痕,不過,他卻看到她赤著的腳脖子上有一道長長的傷口。很陳舊。"好了,一塊錢!"他把補好的鞋給她,歉意的說:"不好意思啊,讓你久等了!""你做的慢但是做得很把細的!"她說,然後接過了鞋穿上。"你們讀書的錢都不多,補仔細點可以多穿些日子然後省錢買新的!"他說,鬍子拉渣的臉上又笑了。女學生本想再說點什麼,又有人過來修鞋了,她只有站起來讓別人坐下。在這個修鞋鋪上又站了幾分鐘好像在等什麼人似的,當瘸子抬頭看她的時候,她才慢悠悠的離開了。瘸子住在後巷裡,租的房間一個月30塊很簡西服陋,因為自己沒有右腿,所以他租的是陰暗的底樓,隔壁房間則被房東租給飯店堆貨的倉庫。一年四季都很臭,尤其是存放了干海鮮貨之後。瘸子背著大箱子拄著枴杖回來了,他費勁的把箱子放在腳邊,摸出鑰匙打開了門,等人在門口的小板凳上坐下後,再用枴杖去套住箱子上的背帶將整個箱子拖進了屋。房間裡,那張沒有刷漆的小木桌上有中午剩的炒白菜和一碗摻和著苞谷米的米飯,這是他的晚飯。他掩上了門,習慣的把錢摸出來慢慢數著,那些皺巴巴的錢讓他心裡很是滿足,數到15塊的時候,他又笑了。一天只要有15塊他就不愁了。他沿著牆站了起來跳了兩步到了床邊,坐在床上後他立刻重重倒了下去,床嘎吱響了一聲,聲音很脆。他躺了足足一分鐘才長長的舒服的出了口大氣來。這在外面盤腿一坐就是半天,他的腰早就要痛斷了。窗外有個影子晃過,他在已經很髒的窗簾布間看到了那個影子,是那個女學生,她好像在找著什麼,瘸子緩緩坐了起來,西裝不作聲的看著她,她嬌小的身子在這個到處滴著水大白天裡也黑咕隆動的老巷子裡格外打眼,她手裡提著個塑料袋,裡面是四個油餅,瘸子認出了,那是大學門口王二兩口子開的店裡炸出來的餅子,很貴的,一塊五一個,餅裡夾著蔥花和豬肉。女孩子左看右看的,好一會兒才失望的離開了。瘸子靠在床邊,皺著眉頭望著破髒齊全的窗簾布出了神……第三天,瘸子的鞋攤前那個女學生又坐下了,她的眼睛很紅像是哭過。她手裡提著一隻鞋,不像是她穿的,那鞋的跟斷了。瘸子照常給她修,嘴裡咬著顆釘子,認真的釘著捶著。"你去過雲南嗎?"女學生忽然開口問他。他的手停了一秒鐘,就一秒鐘,然後繼續釘著後跟,腦袋搖了搖。"我是雲南來的,我們寨子就在邊境上呢!"她還在說。"哦!"他把嘴裡的釘子取下來,這顆釘子釘進跟裡,然後梆梆的錘著。"我們寨子旁邊駐紮了一支部隊,那些當兵的每天很早就起來了,還唱租辦公室歌呢可有意思了!"女孩子看著他說:"他們排雷很辛苦,農忙的時候還幫我們寨子收割莊稼!"鞋子修好了,瘸子把鞋遞給她:"這只要貴點,一塊五!呵呵!"女孩子的眼裡含著淚,盯著他:"我的話你聽到了是嗎?"瘸子沒有表情的點了點頭:"哦!"女孩子從口袋裡摸出一塊五,另一隻手摸出張照片,那是張彩色的照片,一個年輕的士兵和一個小姑娘的合照,那女孩子小時侯真好看,瘸子想。照片裡那個白淨的軍人抱著這個女孩子笑微微的看著鏡頭,太陽下,他多麼的英武!瘸子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樣看著她:"咋了?""我13歲那年被這個解放軍救了,我放牛被地雷炸傷了,他們正好巡邏路過,是他背著我往鎮上跑的!"女孩子說:"後來醫生說要是再晚點去,別說是腳就是命都沒有了!他還輸了400CC的血給我……在醫院的時候,我和救我的解放軍一起拍的這張照片!"瘸子輕澎湖民宿輕的笑了笑,看了一眼照片,他接過她另一隻手上的一塊五:"呵呵!"女孩子含著眼淚輕聲的:"我一直在找他,出院後才知道他後來在排雷的時候也被炸傷了,在昆明搶救,他的腿當場就沒有了……阿爸說了這一輩子我們全家都要記得他,一定要找到他,他是我的恩人!"她哽咽著."……我要照顧他一輩子!所以我才拚命的讀書,因為我知道他沒有腿會很艱難的,我要養活他不會讓他受一點苦……"瘸子"哦"了一下,女孩子慢慢蹲下來,淚汪汪的凝視著他:"你——就是梁軍!"瘸子忙朝她搖頭:"啊?哎呀不是不是……你認錯人了,你認錯人了!"女孩子極為疑惑的看著照片又望著他,因為他竭力的否認,她似乎開始有些遲疑了。"我的腿是車禍給造的,看看……你可認錯人了!"瘸子挺尷尬的朝她又是一陣擺手。這時,幾個女同學過來了,說是要上課了催著她走,女學生只有站起來開幕活動跟著同學朝學校裡走著,她捏著照片兩次都回頭朝他張望著,不時用手背擦著臉上的淚水。瘸子正專心的低頭修理著一把雨傘,沒有抬頭。第二天,瘸子沒有再擺攤了,他把壓下的修好的鞋交給了旁邊那家修鞋鋪,叮囑那都是收過錢的,於是好幾天那修鞋鋪的老頭只要一看到有學生在瘸子修鞋的地方打轉就忙叫:"是找瘸子取鞋的嗎?在我這兒呢!",於是那些學生們在抱怨聲中拿走了自己的鞋。"是找瘸子取鞋的嗎?在我這兒呢!"那老頭叫著,女學生忙走了過去,老頭把幾隻鞋提出來讓她選:"看看,哪只是你的!就剩下這幾隻了!""那個修鞋的呢?"女學生問。"不知道,可能回老家了,他走得急呢!"女學生茫然失落的站在那裡發呆著。"該不是沒找到你的鞋吧?"老頭見她這樣忙問他:"他……可就讓我轉交這些了,沒有多的!"女學生慢慢的轉身,走到瘸子昨天都還擺開的攤位酒店兼職上,很沉默。身後傳來老頭和他老伴的聲音:"你說梁軍這人真是的,肯定把人家的鞋給弄丟了,看人家學生多難受!""他說走就走,也太急了,我看你又去街道反映他搶生意啊?都說了你幾百回了,人家一瘸子能搶你幾口吃啊!""遇得到你喲,關我啥事嘛……"突然,那個女學生蹲在那裡掩著臉嗚嗚的大聲哭了起來……列車上,梁軍安靜的坐在窗前,腳邊是他的木箱和枴杖。這奔馳的列車正帶著他回去已經有兩年沒有見到的家鄉。昨晚他刮乾淨了臉,所以下巴又多了道血口子。他手裡拿著那張彩色的照片,臉上帶著微笑。那病床上的小女孩多可愛啊,那是她手術後第3天他和戰友們去看望她,醫生說不但人救過來了,連腳也保住了,他真是高興,班長拿相機給他們合影的,班長對孩子說做個紀念吧,不就地雷嗎我們就要戰勝它。呵呵!多好,現在她真出息了!……轟……那一聲悶響,他和戰友正巡邏過來,但他已經聽出來那是地票貼雷爆炸了,緊接著傳來一個小姑娘刺耳的哭聲。糟了!他倆急忙朝雷響的方向衝了過去。那個乖巧的傣家女孩躺在地上,臉色慘白的望著自己的那隻腳,血正汩汩往外冒,腳脖子上的骨頭和肌肉已完全被炸裂開,就剩下層皮肉還與腿連著。不遠處,一隻耕牛被炸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著。他急忙從隨身攜帶的醫藥箱裡拿出了繃帶和白藥,這是巡邏時的必備雖然很簡陋。戰友已經分辨出炸傷女孩的地雷型號,是最難排除的帶著拌線的疑難雷。這是以前越南兵常在人畜出沒的地方埋放的,邊境上有多少百姓和牲畜都死在這鬼東西身上。他為女孩簡單的包紮後,立刻背起她朝最近的鎮上醫院跑去,戰友在他身後背著來兩隻重槍緊跟著。跑啊,跑啊,身上的女孩已經痛麻木了不知道哭了,沒有制住的血沿途都淌著。"別怕,乖啊!馬上就到了,我跑步是最快的!"他不時的回頭對她說。孩子沒有說話,連小聲哼哼都沒有了,是流血太多了,她太虛弱,身後的租房子戰友不時托著她往下掉的身子,求生的本能也讓她一直趴在他的背上用最後的力氣抱緊了他。30里山路,他背著她一分鐘都沒有耽誤,當他跑到醫院,剛把女孩放在手術室門口,自己一下就癱在地上,望著張羅著醫生護士的戰友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汗水讓他全身沒有一處是乾的了。他彷彿剛從水裡爬起來。"要輸血!急需A型血!"醫生的聲音穿透了走廊,這個不大的醫院必須要遏止住危險後才敢派車將孩子送到縣醫院。A型血……他聽到了,立刻從地上爬起來,挽起袖子朝手術室走去。那渾身水濕的軍裝後背上滿是醫院牆上黏的石灰。……那年,他剛19!……梁軍收起照片,愛惜的放進一個塑料口袋裡裝好,然後放回隨身背著洗得發白的軍用背包,直起了身板專注的凝望著窗外的景色。列車尖聲的鳴叫,呼嘯著奔向了遠方。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酒店經紀YAHO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n85xnosrx 的頭像
xn85xnosrx

新電視

xn85xnosr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